免费论文网
毕业论文98463324职称论文8338728网站已运行1096

船渡论文范文 船渡有关毕业论文格式范文2万字

《船渡 短篇小说》

本文是船渡方面有关毕业论文提纲范文跟短篇小说相关论文参考文献范文.

湖泊的对岸,是淡褐的湖滩.往上一点,是亚热带阔叶林,树种很多,有水松、月桂、乌桕、山茶、高山栲.再高一点,是针阔混交林,全是清一色杉树.铁皮船在湖上飘着,上面站着两个女人,一人站一边,都摇着撸.左边的是我大姨,她刚从密西西比河岸归来.一回来就让我妈帮她找一艘船,并说最好是乌篷船之类.岭南一带,乌篷船并不好找,湖区这一带,连艘船很少人用,原因是这儿有陆路通到对岸,渡湖根本不需要船.本来还有些渔船,后来有人检测出湖水某种矿物质超标,鱼都吃不了,就没有渔民,于是也顺便没了渔船.我妈费了不少周折,才从湖区管理员哪里借了艘小船,那是艘铁皮船,通体镀着红漆,许是长时间日晒雨淋,又常在水里和岸碰撞的缘故,好多地方掉了漆,生了一层铁锈.管理人员是老头,问他借船他还不想借.说这船虽旧,这可是他的宝贝.我妈跟他理论许久,最后搬出我爷爷的名头.他才哼哼哈哈說,原来是大爷的女儿,拿去,拿去罢.他和我爷爷以前在湖里一起捕过鱼,我妈知道,他也知道,只是他一下子没认出我妈来.

他说,过去干啥?我撑你们过去吧.我妈说没什么,我们自己撑吧,好久没撑了,撑着玩玩.这是我大姨交代的,她特意说,一定要亲自把船撑过湖去,而且不穿任何救生衣.老头不放心,在铁皮船内绑了个货车内胎,说遇到事就把内胎拿下来,抱紧它.

船刚下水,大姨就把货车内胎扔到水里去了.她在船仓里铺一张狐狸毛毯子,这毯子是她从明尼苏达州带回的.她跟我妈说,狐狸是在靠近加拿大森林里捉的,那里的冬天特别冷,经年累月,渗透到狐狸身体里面去了.所以每到冬天,狐狸毛做的毯子会散发着寒气.她需要这个寒气,从小医生就断出她肝火旺盛,盛而浮燥,遇事不能冷静思考问题.她用半生的时间去验证这个她不相信的言论,最后证明医生说的是对的.从六岁开始,她便不经思索做一个决定:同意我外婆把她送给亲戚养的决定.我外婆生有一男两女,大姨、我妈和我舅舅.送养的原因大概是家里穷,两份粮食三个人吃,加之亲戚那边又生养不了,外婆和外公一商量就决定了.外婆问我妈和大姨,谁愿意去,大姨二话不说就去了.那会儿我妈才四岁.

狐狸毛毯子上端着放着一个银色的金属盒子,长方形,顶端是一个白色的花圈.银色光滑的表层闪着天上白炽的日光.这是岭南秋日午后特有的日光,不暖不寒,照下来,像在人身上罩着一层轻纱,痒痒的,绵绵的,风一吹还会和皮肤摩擦,酥麻酥麻的.大姨摇几下撸,回头看一下毯子上的盒子,又往湖的对岸望去.她问我妈,傍晚日落的时候我们真的能赶到吗?自从认了肝火旺盛的命后,她每个想法都先征求对方意见.她去问过大师,是个华侨,在安大略湖旁隐居.他说她缺柔,除了随身携带北部森林的动物皮毛外,平常说话也不能硬.对此她深信不疑.

我家离湖不远,我妈嫁过来已有三十年,她知道穿过湖所需要的时间.她说,能赶到,我们时间还很充裕.大姨又担心船的颠簸会把银盒子从狐狸毛毯上颠下来,事实上,她的担心是多余的,银盒子稳稳躺在狐狸毛毯上,几乎没被船的颠簸影响.过湖心,水面滑如铜镜,船在镜子上褶了一条硕大的皱纹.划开的水波升起淡蓝色的水汽,向宽阔的四周氤氲荡去.四周的山上,乌桕叶子红透了,杂混在淡黄和绿色间,像谁在不干净的脸上涂上鲜红的胭脂,妖娆邪魅.大姨看着周围的山,把一只手伸进湖水里.她问我妈,她们是有多少年没吃过这里的鱼了?我妈想了一下,说最后一次跟我外公来这里网鱼大概是你快满八岁的那个秋天,现在你五十六岁了,一转眼竟过了四十八年.我大姨低下头,看着湖水倒影着自己的脸上,脸上的皱纹随着水波慢慢荡开了,她想起了外公带她们两姐妹网鱼的日子,天是碧蓝碧蓝,外公撑着竹排,她们两个坐一边,外公站一边.外公手里捧着渔网,噗一声飞向天空,又坠入河里.捞起来的时候网里就多了各种白闪闪的鱼.外婆总抱怨,她们还小,带到湖里太危险.外公说咱们家族自迁徙到这来,世世代代靠这湖生活,水是不会怕的,只有它怕我们.这样想着,大姨想把船停下来,她停下手里的橹,想起大师对她说的箴言,又摇起橹,试探性问我妈,是否可以把船停下来.我妈望着她说,你想停就停吧,不必问我,从小到大我都习惯了.大姨说,可我现在不想这样了.船停下了,大姨说,我们到湖里游一会吧,以前一直没有机会游.我妈问,你会水了吗?大姨说,会了,二十多岁的时候,去游泳馆学会了,不过已经好久没游了.我妈望着远处飘在水面的货车内胎,说要是内胎在的话安全点.大姨说,不打紧,我们慢慢游.我妈说,你总是很大胆,要不然也不会嫁给他了.大姨说,谁说得清楚呢,那时他是真的喜欢我.

他是大姨的第一任丈夫,大姨在亲戚家长到十八岁,她那边的父亲赌钱欠了债,嚷嚷着要上吊自杀.那时正好有人给介绍一门亲事,县城人,在临街有间商铺,对家见大姨漂亮,穷追不舍.可那人有毛病,一边脸是白色的,说是白癜风.大姨在县城卖果,他每日必来,把果全买了,说以后别卖果了,跟我过吧.大姨像一朵花,哪会看上他.可大姨那边的母亲就很喜欢他,在知道她那边的父亲欠了大笔赌债后,就跟那男的说了礼金,私自定了.大姨知道后,并没有闹,她想反正事已经定了,她也是迟早要嫁的.她跟我妈说,他们早想把她卖了,就等着一个好价钱.反正都是嫁,迟嫁不如早嫁,况且他还天天来包我剩下的水果.我妈说,可他的配不上你.大姨说,嫁了就是配得上,别说是人,要是有条狗天天来包我的水果,他们让我嫁我也嫁.我妈说,你真够狠.

大姨脱去外衣,就从铁皮船跳到湖里了.已入了秋,湖水冰冷,刚到水里大姨身体一阵抽搐.我妈担心她受不了,扔下绳子给她.她突然一个下沉,扎了个猛子,起来的时候头发湿滑,脸上都是白亮的水珠.她长长舒了口气,说,真棒,你也下来吧.我妈是个旱鸭子,我外公一直教,她一直不会.后来外公就不教了,说她不是水命,是岸上的命.我妈跟大姨说,你悠着点,不行就抓住绳子,我拉你上来.大姨踩着水,转了一圈,停下来的时候眼睛红红的.她看着远处的山,我妈看着她.我妈说,在水底下不要睁开眼睛,这样伤眼睛.大姨背对着我妈说,这么多年来,只有你对我还跟小时候一样.

她的第一任丈夫,起初对她很好,后来发现她除漂亮,其他条件根本配不上他.怀孕后,大姨身材变得臃肿,没有了往日的光彩.她总是担心孩子是不是随他爸,脸上有那些奇怪的东西,好在上天保佑,我表哥出生后,脸是正常的.她丈夫对她像变了个人似的,所有事情跟原先反着来了,以前家务什么活是他包的,变得什么活都不愿意干.他迅速坠落,一天到晚沉浸在中.儿子两岁时,他把家底败光了.大姨不得不重新拾起老本行,她去旧市场卖水果.她在旧市场那个阴暗的摊位里,一边看我表哥一边卖水果.我妈干完家里的活,常跑到县城帮大姨带表哥,她抱着我表哥,看着大姨在狭窄的水果摊里不断点头哈腰.那个水果摊周围就是一个垃圾堆,夏天时散发着一股腐烂的气息.以至于后来我大姨远走台湾后,我妈想起那时在水果摊那个垃圾堆,还一阵反胃.

大姨抓住我妈抛下的绳子,从湖里往铁皮船上爬.她费了很大力气,才蹲在船的前板上.身上在滴水,一些水花溅到了银色盒子上,闪着光.她迅速站起来,走过去用狐狸毯子擦,擦得很细,一遍又一遍.直到我妈说干净了,她才停下手说我得让它干干净净的.之后缓缓退到船头晒太阳.她在台湾新竹县一座法式老房子的阳台上,也是这么晒太阳.原先是一位老乡把她带来的,说台湾那边好挣钱,她那时的水果摊已经养不起那个家了.她就跟老乡去了.最先的两年,每年只能去两个月,就得回来.那时她还有很多时间照顾我表哥,两年以后,每年只有春节才回来一趟,我表哥大部分时间就和我姨丈生活在一起.渐渐的,我表哥性子随我姨丈,好吃懒做.加上我姨丈整天忙于搓,无暇顾及他,他便开始了他的放浪生活.十四岁那年,他就把同班的一个女孩子带回家睡了.那时我大姨已去台湾十二年,赚到的钱在县城郊区建了一栋三层的房子,我表哥常带他的狐朋狗友到家里吸烟耍游戏,有男的有女的,玩累了就在他家里睡.他越来越浪,终于在一所网吧里出了事,因为跟别人争抢女朋友打起来,被人砍了十几刀.对方是个狠人,十几刀全砍在屁股上,且都是同一个位置.这永久改变了我表哥的走路姿势.刀伤治好后,他走路步伐呈现出一种奇特的外拐,右脚抬起来还没落地的时候,跟常人并无异样.在将要落地的一瞬间,突然外一个急拐,像是踢到什么东西般.

表哥住院时她回来了一趟.那段时间,我姨丈对所有的事情似乎都失去了兴趣,每天就埋在桌上,对表哥住院的事情不管不顾.我姨回来后质问他,说上梁不正下梁歪.那时他正在和几个男人打,输了不少钱.听了我姨的话,突然暴起来,一只手掐住我姨脖子,另一只手把幾个塞进她嘴巴里.他说,你继续说啊,,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台湾有男人!他抓着我姨的头发,把她摔到地上,

拖着走.其他几个玩的人拦住了他,他才罢手.他们离开的时候,我姨趴在冰冷的地板上,脸上全是血.她把嘴巴里的抠出来,一个一个轻轻放在地上,都是筒子.她把它们排好顺序,一筒二筒三筒,她木木看着,那些圆圆的筒子像一只只轮子在她面前滚动,起初还很小,接着越来越大,后来变成巨大.她才发现这些巨大的轮子在向她滚来,她瘫在地上,一点力气也没有,她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隔天,在医院,表哥背着身子,趴在医院白色的床单上.他转头的时候看见我姨脸上的纱布.她以为他要问她脸上的事,但他没问,他说,妈,我屁股没了.我姨不说话,她走到病房的窗户前,把窗帘拉开,外面乌黑的天空就涌进窗子来.她看着那座城市房子,街道,树木和混乱的车辆,她突然觉得陌生,像是第一次到这里一样.表哥一直在说,妈,你怎么不说话,你怎么不说话啊.

不久,她便和我姨丈离婚了.

身上的水珠很快就晒干了,大姨重新摇起了撸,铁皮船稳稳前行,已经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对岸了.大姨边摇边问我妈,老二是不是大学毕业了?我妈说还在上大三,毕业的是老大.大姨说,有时候觉得你的命真好.我妈说,谈不上好,日子凑合着过.倒是我想像你一样,能出去见世面.大姨说,当初我叫你也去台湾,你真的没想过要去吗?我妈想了想,说,想过,放不下家里.

在新竹县,我姨一直在面包店上班,主要是做面包,在一个小车间里,和几个中年妇女.开始的时候,挣了不少钱,之后面包店生意逐渐走下坡路,工资越来越少.离婚后,她辞掉工作,在临街开起了面包店,和 Y先生一起.Y先生是位退休的教师,虽然年龄超过六旬,相貌看上去跟四十差不多.他妻子已经过世,孩子们外出,自己一个人在新竹县生活.我姨和 Y先生一起经营面包店,下班后两人就到海边散步.新竹县里和大陆隔着一个海峡,那边就是福建,有时她会莫名的往那边看去.Y先生总是用台湾的普通话问她想家里了吗?她摇摇头说,只是随便看一看.他们生活在一起,但一直都没结婚,直至 Y先生因病去世 ,她跟 Y先生的孩子们说,她只是他一个普通朋友而已.

这些她跟我妈讲过,她说 Y先生是个好男人.我妈曾劝她和 Y先生领个证吧,好有个依靠.她说证只是一个本子而已,日子还是靠人过的.我妈就不懂,她觉得两个人互相依靠,为什么不去结婚呢.Y先生去世后,面包店低价转给了别人,我姨把 Y先生的股份还给他的孩子们,她又恢复了一个人生活.

得知我表哥被关进康复中心她赶回来.这些年一直在烤炉旁边,让她看上去脸上总裹着一层油.她在见他几年不见的儿子之前,特意去洗了个脸,把脸上的油洗得干干净净,再换上一件新买的衣服,那是件淡色的碎花裙子,她已经好长时间没穿过裙子了.见面场景并没如她想象一样,我表哥瘫在那张椅子上,半睡半醒,一直胡言乱语.康复中心人员说,他吸食过量毒品,现在身体还在恢复中.她不禁想起那年他儿子趴在白色床上的样子,他至少还会说,妈,我屁股没了.可现在,什么都变了.等了几天,等到我表哥清醒后她就离去了.她给我妈打电话,电话接通了却一直不说话.我妈在电话那头一直喊,她电话没开通来电显示,不知道是我姨.喊了一会,我妈就把电话挂了,她以为是谁打错电话了.我姨穿着那条淡色碎花裙子,在街道上走,她一直走,走了好久,停下来的时候才发现竟走了这么远了.

铁皮船离对岸不到两百米了,可以清楚看到那些树木的轮廓.船的右边是个拐弯,弯弯曲曲不知拐向何处.在拐弯深处,突然吹来一阵风,这阵风很大,在湖面上掀起一层白浪.铁皮船摇荡起来,大姨一个踉跄碰到了旁边的银色盒子,银色盒子栽了个跟头,滚到湖里去了.大姨的脸刷一下白了,衣服也不脱便跳进湖里.银色盒子随风飘荡,大姨在后面追,我妈调转船头跟过去.大姨折腾了好久才把它弄起来,她抱着它坐在船头哭了.我妈安慰她,哭啥,这盒子防水的.大姨还是哭,说我知道它防水,可我就是想哭.她说在密西西比河边,她看着一江水往远方滚滚流去,她总是想哭.年轻的时候觉得,无论如何都不会哭的,可最近不知道为什么,无缘无故就能哭起来.

回到新竹县,她在老房子的阳台上种了好多植物.夏天一到,葱葱郁郁,甚至还有一种綠色的鸟在上面搭窝.风大的时候,她打开窗子,就听到哗啦啦叶子摇动的声音.她沉浸在这种声音里,不可自拔.有时她想,就这样过吧,剩余的一声就让它这么过去吧.每天什么都不想,什么都不做,就这样吧.日子一天天过,有一个周末傍晚,她在路上走,走着走着就走到海边.自 Y先生去世后,她没再到过海边.那天的海边人很少,稀稀疏疏,天昏沉沉的,几只海鸥在低空盘旋.她想到了很多事,她儿子又进戒毒所了,出来又复吸,复吸又进去.已经是第三次进去了.她回去看他时,他总是说,妈,叫他们放我出去,我绝不再吸了.到第三次进去的时候,那边打电话来问她回去办手续,她硬着头皮去办了.她已经不愿看他的儿子,他脸上和手脚长出了各种各样奇怪的斑点和瘤子,她觉得恶心,有时她甚至想,这不是她的儿子,她儿子绝不是这样的.但事实上,所有的东西都证明,他就是她儿子.她站在海边想了很久,竟忘了要回去.等到黄昏逝去,夜晚从远方升起来,她才往回走.回去的路上,经过一个菜市场,在菜市场的角落里,有几个水果摊.她看到在一个水果摊后面,露出一张小脸,在期盼着人来买水果.她走过去想买点水果,那张小脸从摊后面溜出来,是个小姑娘,二十来岁左右.她给她挑几个苹果,她正想给她付钱,旁边一只粗大的手突然伸过来,抓住了姑娘的头发,把她往下摔.我姨脑袋顿时一片空白,她把手里的苹果砸向那个男人的脑袋.那个男人转过脸对着她,她又把一个苹果狠狠砸在他鼻梁上.鼻梁瞬时冒了血 ,那男人也不理会,用手往鼻子上一抹,又蹲着身子去揍那女孩,边揍边说,!跟男人睡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个姿势 !我姨站在旁边,靠着一堵墙,身体慢慢往下滑,她觉得恶心,蹲在墙角呕吐起来.

第二天,她便离开了新竹县.有个同伴说要去美国,问她去不去,她一下子就答应了.

她们来到密西西比河下游的路易西安那州之前,要先搭飞机到香港,从香港转机日本,再从日本转到美国.下了飞机后要搭四个小时的大巴车,再搭一个半小时的公共汽车.整个行程差不多二十个小时,到的时候她们瘫在床上,只剩下半条命了.她在电话里跟我妈说,像经历一场磨难一样.

在密西西比河下游,我姨和她一个同伴试图寻找一份为期六个月的工作.她的同伴来自福建,在网上认识的,是一位退休的地理老师.她想在生命最后一段日子里,多赚一些钱,恰好听到朋友说美国那边钱好赚.加之她对外国的地理很感兴趣,想顺便去逛一逛.由于她们用的是旅游签证,首次最长期限只能呆六个月,所有她们的时间很紧迫.至于为什么要从密西西比河下游开始找,我姨也不知道,有朋友推荐去旧金山,那儿华侨多,容易找工作.她说,她再看看.她拿了一张美国地图,一眼就看到了那条从北往南流去的河,像一条长长的磁铁,把她吸引住了.后来她清楚了点,她需要一条大河,很大的河,穿过很多山川、田野、房屋、树木,最后流向海洋.她的记忆里,有这样一条大河,它流入那个硕大的湖泊,再从湖泊流出来,也是北向南流,也穿过很多山川、田野、房屋、树木,最后也流向海洋.这样她能感到她与那片土地仍然有某种关联.她的那位地理老师同伴,对着美国地图给她讲解美国的气候、地理、人口、作物情况.她给她讲到洋流和季风的时候,她想,她往密西西比河里扔一瓶美国啤酒,啤酒随着河水流入墨西哥湾,在墨西哥暖流的搬运下,通过巴拿马运河进入太平洋东岸.之后沿着赤道逆流往北飘,北赤道暖流又把它往东边冲去,最终到达太平洋西岸.再刮一阵台风,那罐美国啤酒就进到了南海.在南海某处,同族的老渔民出海捕鱼,台风过后,天气闷热,正渴得口干舌燥,收网的时候网到一个罐子,一看,全是英文,不知道上面写的是什么.打开一闻,竟然是一罐啤酒,于是便美美喝起来.这样想着,她心里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情绪,滋滋的往额头上冒.

一个月的时间她们从密西西比河下游辗转到上游,在明尼苏达州,她和同伴找到了一份月嫂的工作,那里黑人的娃子闹得厉害,二十四小时没消停过,她们严重睡眠不足.做了一个月后,她受不了,就辞去了这份工作.她的同伴没跟她一起,她说忍忍,忍忍就过去了.

她继续在明尼苏达州晃荡,半个月后,经熟人介绍,她得到了一份农场厨师的工作.那个农场有一部分华工,他们习惯吃中餐.我姨厨艺一直很好,能做各式各样的菜.安定下来后,有华工跟她说,这样下去是呆不久的,你得想办法弄个绿卡.她知道弄到绿卡最快捷的途径,来之前她同伴已经跟她说了,就是找一个当地美国人嫁了,可她没想好,是不是要这样做.后来她实在想不出还有比这更好的办法.他们开始给她介绍.介绍了好几个黑人,有建筑工,有清洁工,还有专门补胎的.都是六十出头的,他们嫌她老,说,soold!又说,假如愿意跟他们免费睡一晚,那也可以商量.那年我姨五十五岁,她在农场的屋子里悲伤地照着镜子,她发现她已经老了,脸上尽是风霜的痕迹,她再也不是十八岁的美丽少女.最后,在六个月的期限到前,她跟农场里八十多岁的拖拉机工赖特领了结婚证.她跟我妈说,赖特比我外公还大,她刚到农场时,他见到她就说,中国姑娘,你结婚了吗?如果没结婚,我愿意娶你.我很孤单,我妻子

已经去世二十多年了.他一直这样说,后来,我姨真的就嫁给他了.

两年后,我姨拿到了绿卡,成为了美国永久居民.赖特很开心,说要陪我姨到中国看看.他老早就念叨要去中国看长城,那天早早他兴奋极了,催我姨收拾东西赶快上路,他开拖拉机搭她出去.我姨那时已经会用英语交流了,她收拾好包袱,叫他没见应.走到门外,看见他安静地坐在葡萄架下的摇椅上,嘴张着,七月的阳光照在他露着微微笑意的嘴角上,他永远地睡去了.

铁皮船靠了岸,我姨用狐狸毯子包好银色盒子,下了船就往山上走.前几天,风水先生来帮看了一个好位置,就在那个最红的乌桕下方.我姨走到那,不住的喘大气.我妈在她后面轻拍她的背.她指着乌桕树下一块几平米的空地问我妈,是这里吧.我妈说是,便拿着铁铲上去挖起来.边挖边问我姨,你把东西放进盒子了吗?我姨说,放了,你都问了多少遍了.我妈说,我怕你弄错,我家两个也有红绳,可别放他们的进去.我姨说,错不了,放心吧.挖好了坑,我姨把狐狸毯子和银色盒子一起放进坑里,我妈便封了土.

赶去美国的路上,我姨给我表哥发了一条短信.信息内容是这样:我已经葬好了你,你好好活着.

半个月前,美国明尼苏达州某个医院,白人医生给我姨下了死亡判决,说她活不过两个月.上个星期,戒毒所工作人员打电话告诉我姨,说我表哥已经不能自主进食,医生说顶多只剩半年的寿命.

本文汇总,此文为关于对写作短篇小说论文范文与课题研究的大学硕士、船渡本科毕业论文船渡论文开题报告范文和相关文献综述及职称论文参考文献资料有帮助.

船渡范文

1、义渡百年,四代人用船篙撑起的旷世传奇

2、坐原则船,撑方法篙,渡口语河

3、渡魂船之楼兰奴

4、渡江战役鲜为人知的故事:谁是真正的渡江第一船

5、埃及出土法老转世神器:5千年太阳船

6、探秘:沉寂百年幽灵船“戈达德号”